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1 2024年4月24日 星期三

习近平著作 谁的思想谁写的?


在北京举办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展厅里摆放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2022年8月31日)
在北京举办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展厅里摆放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2022年8月31日)

收录习近平近十几年来多篇“重要著作”的《习近平著作选读》去年发行后,在中国畅销书排行榜一直居高不下,至今仍排名前三。今年3月,这本书发行了面向海外市场的英文版。专家对美国之音说,中共抱持“能洗脑一个是一个”的心态发行英文版,实际上这些书很难在民主国家起作用。就连在中国本地,如果不是政府规定,普通民众也根本不想读这些书。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几乎读过习近平的每一本著作,他习惯中英文版同时参阅。他说,他读习近平的书,“大家都在笑”,当中很多人还是学界的人。“我告诉大家,你们不要笑,因为我把这些书读了以后,我就百毒不侵了,”他说。

夏明说,由于中国政府补贴这些著作发行,他基本通过免费渠道获得习近平的全套著作,包括从领馆、中国公司、有关机构和朋友取得赠书。

夏明对美国之音说,自己因为研究需要,“硬着头皮把这些书读完”。他建议一般民众不要花时间读习近平的书。“普通人不要去读这些书,因为读不懂,也没意思,同时是很大的污染,”他说。

北京一家书店里摆放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展台。(2018年2月28日)
北京一家书店里摆放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展台。(2018年2月28日)

习近平新书英文版,谁会买?

搜狐网今年2月公布的“全国2024年1月下半月畅销书排行榜”中,习近平去年发行的最新著作《习近平著作选读》第一卷、第二卷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排名第一的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去年《习近平著作选读》发行后,中共中央委员会发布通知,要求各级党校和高等学校将该书作为师生理论教材。

今年3月,《习近平著作选读》发行了面向海外的英文版。中国官媒说,这本书有助于海外读者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中国式现代化”。这本书尚未在美国亚马逊上架。

独立作家吴祚来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发行习近平著作的英文版,是基于他本人的“宏大构想”,要以思想来指导整个世界,让世界学习“中国模式”,其真正目的是确立自己在本国的威权思想霸权。实际上这是一种思想狂妄,认为自己有指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前途。

“但是他做的那一套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理论是说给别人听的,自己真正做的事情,专制专政迫害人权,他是只做不说的。这些书实际上不能产生对习近平政权和他本人思想的认知,”他说。

夏明说,习近平的著作虽然出版了英文版,但在美国很少有人读,基本上只有学术界或政府研究机构、智库人员会翻阅。“这些书实际上价值不大,”他说。

夏明指出,这些书实际上由中共写作班子撰写,而非习近平本人。书中内容显然传递了官方信息,但未必是习近平真实的想法。甚至会出现写作班子想法不同,前后观点、语气有差异的情形。

“他有的讲话对西方国家,有时脑子比较清晰,有时又说什么东升西降,脑子非常不清醒。给习近平起草文件的有各种人,他们其实在牵着他的鼻子走,各种利益集团在争夺控制他的想法的权力,”他说。

此外,习近平的文件汇编常有两种文本,一种是内部讲话时的版本,另一种则是读者看到的几经修饰和删减的公开版。他指出,中共一贯在文本里“说一套做一套”,缺什么补什么和唱高调,干了坏事反而往好的方向去说。

“中共只是把这些东西作为宣传和表面文章,去忽悠老百姓和国外,”他说。

北京举办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展厅内摆放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英文版本。(2022年9月1日)
北京举办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展厅内摆放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英文版本。(2022年9月1日)

同一本书 中英文版差别大

夏明指出,阅读习近平的书籍必须展开“多方的阅读战略“,才能避免被忽悠。他读习近平的书一贯是中英文版对照,他发现两种版本有很大差别,习近平的翻译班子从中动了手脚。

“英文版往往经过更多修饰。在中文里边你可以听到他有杀气,更直接地对人民威胁,或者对其他国家,尤其美国的这种战狼外交。但是在翻成英文的时候,往往会经过一种美化。”

夏明说,习近平书籍发行英文版目的是对外宣传,而作为公关的一环,读者看不到中文原文里的杀气腾腾和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习近平自己说我们要争夺话语权,讲好中国的故事,建立统一战线。基于这几个目的,使得他的整个出版有洗脑的重大功效,”他说。

夏明指出,中共大外宣奉行这个原则,试图对全世界进行洗脑。这误导了一些西方人,将中共说的或写的一套照单全收,把习近平那些经过翻译的美丽言辞当真,误以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和模式有其价值。

吴祚来说,习近平的写作班子就像是一个思想工厂,作为大外宣的一个宣传机器,以习近平的名义为共产党生产一套美化形象的书籍,并为习近平树立思想威权和从中赚取稿费。

“他能洗脑一个是一个。如果全球这样的人达到一定的数量,这些人就可能形成一个亲共的力量,在国际社会成为共产党的‘洋粉红’,”他说,“所以现在他大量去洗脑,是穷国家之力,慷国家之慨,为这个党和个人谋取政治利益。”

吴祚来认为这样的书籍很难在美国等民主国家起作用,就连在中国,普通读者的阅读量也非常小。党政干部基于规定必须学习习近平的思想,这令他们回想起文革的暴政,如果不学习规定的著作,饭碗就会不保。

香港举办一带一路峰会期间大厅里摆放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英文版本。(2023年9月14日)
香港举办一带一路峰会期间大厅里摆放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英文版本。(2023年9月14日)

最热衷出书的中国领导人

吴祚来说,习近平看到毛泽东、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共产党领袖的思想出版成册,也想树立自己的思想体系和权威,并且通过不断出书证明自己有文化。

他说:“因为中国体制内很多人都认为习近平的学历就是一个小学生,初中没有毕业。习近平就某种意义上来讲,要弥补自己的这样一个缺憾,证明他是一个有思想有学问的人。那怎么证明呢?就是不断地出书。”

夏明说,习近平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相信也是后无来者,最醉心于出书和面向全世界出版不同语言版本的中国领导人。他以一种流水线的方式不断出书,这种事在美国前所未见。

“因为在美国,总统整天忙得不得了,没有谁在当总统还在发行这些著作。总统当政时的公文,像是国情咨文或新闻发布会文稿,人们都可以自由下载使用,不涉及版权,也不会成册由国家补贴去卖,”他说。

夏明说,习近平这些经过中国政府补贴贩卖的书籍,为他带来了天价的稿费收入,这凸显了中国式的集权腐败,动用国家资源和力量为他配备各种写作班子,写的东西最后挂在他名下,成为他的个人版权。

“最后这些著作由国家补贴,强迫所有的党支部和企业都要买,然后再要各个机构买了以后送往全世界,最后都成为习近平的稿费收入了,”他说。

夏明说,中国领导人悲哀的是,他们出的书在下台后没有人会再读,全被扫进历史的回收桶。与美国相对照,总统当政时无法享受这么多特权,也无法利用这些特权给自己谋私,但退休之后享有无限的荣耀,例如国会拨款建造总统图书馆,这是中国领导人永远望尘莫及的。

吴祚来表示,美国的领导人在退休后写自传,将自己的政治经历和想法记录下来,这些书相当有价值,对之后的领导人或其他国家的政治人物能产生影响,读者出于自愿购买这些书籍。

“中共领导人完全相反。中共这种出版方式是在利用权力掠夺社会资源或者谋取个人的名利,”他说。

“习近平一个人出版无数的书,别人的书被禁言、被禁止出版。真正的思想者、学者的书无法出版,这就是一种思想霸权、文化霸权和个人集权,”吴祚来说。

评论区

VOA卫视(直播)

请稍等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欢迎在YouTube直播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4/23【时事大家谈】美菲军演之际 美太平洋舰队司令出席中国海军论坛;“邪恶轴心”军工网络成形 美制裁能遏阻交易? 嘉宾: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舒孝煌;加拿大女王大学历史系兼职助理教授赖小刚;主持人:樊冬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