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2 2024年4月16日 星期二

走线润美中的不测、受骗和心灰意冷—在美国梦与现实之间


资料图片:在巴拿马巴霍奇基托,中国移民在步行穿过达连峡后排队等候乘船前往拉哈斯布兰卡斯。(2023年5月7日)
资料图片:在巴拿马巴霍奇基托,中国移民在步行穿过达连峡后排队等候乘船前往拉哈斯布兰卡斯。(2023年5月7日)

一艘载有中国“走线”人的船只上周末在墨西哥南部瓦哈卡州(Oaxaca)沿岸附近翻覆,造成八名中国移民死亡。据路透社报道,发现遗体之处位于非法移民们前往美国的常用路线上,这群人很可能正在“走线润美”的旅程中。这一悲剧凸显了中国人以“走线”方式前往美国所面临的巨大风险。

尽管如此,通过“走线”进入美国的中国移民人数一直在激增。根据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的统计数据,2023年从各边境截获非法入境的中国公民总数超过5.2万人,其中10月至12月就已超过2.3万人。而在过去,非法入境美国的中国公民仅为每年约1500人。

中国“走线”人因为不满足于在中国的处境而踏上了这条充满危险的道路,但是除了途中可能遇到的船难等各类风险外,他们到达美国境内后,也面临着语言不通、工作难寻、无法获得合法身份等各种难关。他们当中不乏有人因各种原因无法实现“美国梦”而最终选择打道回府。

被遣返后遭到处罚

去年4月,夏雨(化名)经过土耳其到达厄瓜多尔,然后和大量南美偷渡客一起历经两个月、穿越十多个国家后到达美国境内。一路上,他经历了财物被抢劫一空的绝望,趁黑帮疏忽摸黑逃跑的“刺激”,被不同国籍的陌生人伸出援手的温暖,但他的“美国梦”却并没有实现。在边境的移民监中,他未能通过“恐惧可信度面试”(credible fear interview),即他没能让负责庇护申请的移民官员相信他回到中国会面临可信的恐惧。在经过数月的遣返流程后,他最终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

在入境中国时,他被处以500元人民币的罚款,收缴护照,未来三年年内不许离境,并被要求签署承认自己罪行的文件。

之后,他又被家乡的公安局审查他在美国接触到了谁,是否有被煽动。“他们让我把国外的社交软件删除,也赶紧把国外联系人删除。然后告诉我不要接触这些人,会被骗”,他告诉美国之音。他觉得自己的微信也被监视了,怕他再煽动别人去走线。他自己觉得走线花了上万美金,却并没有在美国留住,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也不愿意再提起这段经历。

根据中国现行法律,有持用伪造、变造、骗取的出境入境证件出境入境;冒用他人出境入境证件出境入境;逃避出境入境边防检查;和以其他方式非法出境入境的行为者将会被罚款,情节严重更有被拘留的可能。出境后非法前往其他国家或者地区被遣返的,出入境边防检查机关应当收缴其出境入境证件,出境入境证件签发机关自其被遣返之日起六个月至三年以内不予签发出境入境证件。这也和夏雨在采访中提到的处罚相似。

最近这段时间,网络上不断出现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将会从4月1日开始实行新规的传言,对非法逾期滞留外国的中国公民,个人征信将列入不良记录,也会影响子女报考公务员。记者就此向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询问该传言是否属实。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在给美国之音的一份声明中说,中国政府一贯反对非法移民,并采取各种措施制止非法出境,严厉打击组织偷渡和从事非法移民活动的犯罪分子。

孤独,被骗和家人施压让他们踏上回程

33岁的安徽人王中伟自从去年5月“走线”成功后,因为参加公开抗议活动和接受采访,已经成为了洛杉矶“走线圈”中的“红人”。许多“走线”成功和正在“走线”的中国人都会和他联络,寻求帮助或者交流咨询。

他告诉美国之音,成功到达美国之后又自愿返回中国的人虽然在“走线”人的比例中占比不是很高,但是单从数字上来看,还是有不少这样的案例。根据他的观察,“孤独,被骗和家人施压是三个主要原因。”

他的朋友四川人刘明去年下半年来到美国之后,先是在洛杉矶待了一两个月,但接下来找工作非常不顺利,后来只能去了纽约,又经过漫长的等待,才在一位中国老板手下找到一份工作。

“据说时薪11(美元)左右,低于市场价格很多。”王中伟对美国之音说。

今年1月,刘明一度因为拿不到工资而不得已报警。最后在第二天清早拿到工资后,刘明立刻去了机场,并给王中伟发消息,“我马上回国了,现在在机场。不喜欢这里,我们有缘再见。”

今年3月,王中伟再次和刘明联系时,他已经回到了中国。王中伟向美国之音展示了他和刘明的聊天记录。根据刘明的叙述,他在入境时使用了自助通道,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也没有被任何政府工作人员约谈。

两个月过去,刘明已经回到了出国前的生活。“我现在在家里干餐馆,工作8小时,吃的超级好,在美国餐馆工作12小时一直不停干”,他告诉王中伟,“在美国很无聊、孤独,家里充实”。

再提到美国,刘明抱怨美国的饮食不好,在美国生病时担心自己死在异乡,也抱怨在美国认识不到女性。

“工资纠纷报警察,警察不管,很敷衍”。

但他并不后悔这一次辛苦的走线经历。“去一趟美国不后悔,真实看到的和网上看到的不一样,美国有好的,也有不好的。”

一名中国人正在给一群渡过美墨边境的格兰德河进入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中国人当翻译,向美国边境巡逻人员报到登记,以便进入移民程序。(资料照片:2023年3月23日)
一名中国人正在给一群渡过美墨边境的格兰德河进入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中国人当翻译,向美国边境巡逻人员报到登记,以便进入移民程序。(资料照片:2023年3月23日)

他说了好几个和他一样已经到了美国境内,又自愿回到中国的例子,但是也不愿意详谈,因为“还有很多人有美国梦,我不想阻止他们梦想”。回国之后,他也依然保持着翻墙上网的习惯,但他也意识到美国并不适合他。他说以后希望多出去旅游,多看看世界,希望以后能够和朋友去东欧旅游。

“不建议那些为了钱的人来”

“走线人”李小三告诉美国之音:“不建议那些为了钱,想赚了钱衣锦还乡的人过来。”

和他一起走线的朋友张林(化名)因为会按摩,在洛杉矶找到了一份按摩技师的工作,每天能赚150美元左右,在同期走线来美国的人中算是赚得多的。但他在美国才待了一个月左右就回到了中国。

美国之音和张林取得了联系,他现在在老家经营一家足浴店。说起入境美国又回到中国的经历,他至今都觉得后悔。

他表示自己前往美国时,是希望能赚很多钱,让自己家在老家的村子里成为全村焦点。在美国的经历其实算不上不顺利,但主要是自己从小到大一直没吃过什么苦。

“在美国那边嘛,很多不习惯,又寂寞,本身也是怕寂寞的”,他告诉记者,“到了那边就特别想家,就是没有控制住,然后就冲动就回来了。”

他自己买了机票从洛杉矶飞到香港,从香港入境中国大陆时被盘查了超过12个小时,但最后并没有受到罚款和拘留这些处罚,也没有被没收护照。

回到中国之后,他又开始后悔自己一时冲动下作的决定。他觉得自己有按摩的特长,技术水平不错,如果在美国好好工作,工资不会低。

如今的他觉得老家的“一眼望到头的生活真的没有希望”,希望能再次“润”美。他对记者说:“当你出去了之后,你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就你的认知,你的思维已经打开了,然后你再回到国内再去作比较,那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就觉得是两个世界”。

“走线”已经形成产业链

居住在洛杉矶的王中伟和居住在纽约的李小三都告诉记者,在当地的华人圈里,已经围绕“走线”的中国人形成了颇具规模的产业链。

有些“走线”的人听说,在移民监里,如果有护照可以帮助美国政府确定自己的身份,会加速遣返流程的推进,所以他们会选择在墨西哥境内通过DHL或者UPS等快递服务把护照先期寄到美国境内。王中伟表示有洛杉矶的华人以200-300美元的价格提供邮寄地址,在移民监内,也可以在表格上填写该地址作为联系方式。

当他们到达美国后,再从这些中介手里拿到自己的护照,在他们申请到美国的证件和社会安全号之前,可以用护照作为身份证明文件申请福利,可以买机票去美国的其他城市工作,也可以用护照返回中国,而不用通过中国驻美国的使领馆申请旅行证件,不容易在中国的系统中留下案底。

王中伟还介绍,到达美国境内后,会有华人中介派车到边境接应、介绍住宿、介绍工作,帮忙办理政治庇护申请等服务。但被“黑中介”欺骗的例子也不少。

虽然有许多中介和律师在从事这一产业,但因为身份、语言、教育程度等限制,“走线”人生存的空间依然有限。因为到达纽约法拉盛和洛杉矶以东的蒙特利公园市(Monterey Park)丁胖子广场的中国人越来越多,那些在中国老板手下洗碗、搬货的活计也都成了“香饽饽”。

一家来自中国的移民渡过美墨边境的格兰德河正在走出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丛林。(资料照片,2023年4月4日)
一家来自中国的移民渡过美墨边境的格兰德河正在走出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丛林。(资料照片,2023年4月4日)

李小三介绍说,在法拉盛的王子街(Prince Street),早上有很多人在排队等装修、卸货、搬家这些体力活。

王中伟则因为朋友刘明的经历萌生了想做点什么的念头。他自发组织了“洛杉矶新移民互助会”,提供衣物捐赠,免费理发等服务,也指导新来的走线人办理驾照等。希望走过艰难旅途的中国人不要轻易被骗,也不要因此失去了留在美国的信息。

走线”人带来国家安全隐患?

随着以“走线”方式通过美国南部的美墨边境进入美国的中国移民越来越多,一些美国人将这视为一场移民危机。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国际防务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R. Heath)博士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无证移民存在一些与执法和移民控制相关的问题,但对国家安全的影响较少。”

他表示,并不认同很多“走线”人都是中国政府代理人的这种说法,因为非法入境的风险非常高,而大多数走这条路的人都是很绝望的人。中国特工人员虽然可能会找到他们,通过贿赂或胁迫把他们变成特工,但这有潜在的风险。

“中国特工更喜欢招募有影响力和接触权的职位的人,”他说,“但这些移民通常是低技能人士,他们将在美国社会的边缘谋生,因此中国情报人员对他们兴趣不大。”

但何天睦同时也承认,“关于移民如何滥用美国庇护制度获得入境确实存在公平问题。但这是移民事务官员需要解决的问题。”

对于中国走线人大幅增加是否会给美国带来国家安全威胁,记者向美国国土安全部询问,正在采取哪些措施以确保对通过美国南部边境抵达美国的中国移民进行彻底的背景调查,但截至发稿时没有得到回复。

(本文内容有更新,增加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回应。)

评论区

VOA卫视(直播)

请稍等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欢迎在YouTube直播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中俄朝高层紧密互动,习近平卷入“邪恶轴心”?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4:25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4/15 【时事大家谈】伊朗首次攻击以色列本土,国际局势如何演变?中俄朝高层紧密互动,习近平卷入“邪恶轴心”? 嘉宾: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宋国诚;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