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4 2024年4月16日 星期二

原声带·多伦多方脸:90后“反贼”的前世今生


原声带·多伦多方脸:90后“反贼”的前世今生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7:16 0:00

原声带·多伦多方脸:90后“反贼”的前世今生

我的梦想就是让中国民主化。让中国人活在一个比较民主的社会。

大家好,我是多伦多方脸。我今年30岁。我跟习近平是同一天出生的,等于我正好小他40岁。

解说:多伦多方脸,旅居加拿大的自媒体博主,以日本动漫机器猫(哆啦A梦)的形象为外界所知。

从2023年起,他的频道在一众关注中国时政的“反贼”自媒体中异军突起,吸引了大批粉丝。出于安全原因,他无法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但愿意公开几张照片满足观众的好奇心

我觉得像我这种没有什么幽默细胞的,讲话也比较枯燥的,感觉都不会有人看,所以我自己能做起来是让我自己非常意外的。

我觉得(我的视频)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点是,很多人反共呢,就是说,嗳,共产党不好。只说共产党不好,就一顿输出(怼)共产党嘛。我有一个特点是我通过数据去论证共产党怎么不好,而不是说只是在那边批评共产党。

比如说我比较受欢迎的几个视频,有一个说“国家是怎么剥削你的”。那里面详细对比了各个国家的福利、税收的水平。尤其是税收水平,很多人其实之前并没有意识到。中国的实际税收有多高。你当你把数据列出来之后,大家可能就意识到。我觉得用数据说话来证明共产党不好是我一个比较大的特色吧,可能这也是大家喜欢我的一个原因。

从“岁静”反贼到润

解说:“方脸”说,自己从小就是个脑后长了反骨的小孩儿,不喜欢共产党,但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行动。

我是在苏北长大的,家里条件怎么说呢,就是一个普通中产吧。 我从小就是属于那种政治倾向很强烈,输出欲望很强的人。

我的理科比较好,但是文科比较差。包括政治啊、英语、语文成绩都很差,因为主要我从小就感觉学语文、学政治很没有意思,尤其是像政治里面就特别多虚假的东西,学起来就让我很痛苦。

其实我小时候历史也还可以,但是只要学到从1949年之后的历史,或者说接近1949年之前的历史就变得特别差,因为我觉得就完全学不下去,都是假的。

那个时候应该是加入少先队,我当时就非常抗拒这件事情。我经常在语文的作文上也会写一些反党的作文,导致得分也很低。

我在高中的时候呢,还跟别人搞Cosplay(角色扮演)。 在高中搞了一个什么国民党党支部,在高中里面招党员,放言希望以后国民党能王师北上啊,到现在看起来就很幼稚了。

我虽然反共,但是我也不想着去做一些实际的操作。我怎么描述我这种心态呢,就是一种“岁静反贼”。我内心反正就看共产党不满意嘛。我相信也是很多人的一个状态。

解说:新冠疫情的爆发改变了这一切。

当时疫情,我被封在武汉。我就看到整个武汉市的一个乱况,食物供给也很有问题。我还有一些朋友有猫狗啊,因为长时间离开武汉,小区又隔离,猫狗没人喂,全部都饿死了。当时我就觉得中国问题很大。反共的情绪呢,一下就从一个“岁静”变成了很不满。

解说:2020年,“方脸”和妻子移民加拿大。

我就是想躲,想躲中共。

此外呢还有个问题,我当时想出国赚钱。我可能已经感觉到国内生意有点不太好做了,想出国赚钱是我当时的想法。当时只是想搞个外国身份,然后两边跑,不在中国做生意。

去实现小时候的梦想吧!

解说: 疫情期间, “方脸”读了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1992年出版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福山认为,自法国大革命以来,自由民主就一再被证明是一个本质上更好的制度,不论是从道德、政治还是经济上。即便未极权主义卷土重来,长看来,民主将越来越盛行。

我读了之后呢,就感觉整个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我发现,政治学它其实是一门科学。它里面也讲述了如何去推翻中共,如何去推翻独裁者,它都是一个有系统性方法的东西。

这件事情呢,就对我改变很大。因为你之前说我想反共,但你不知道怎么去反共,了解了这些内容之后,你就会发现原来反共它是有方法的,是有一套系统性的方法。

解说:抵达加拿大后,他开始在中国信息分享网站“知乎”上发表文章。

我认为的方法是,现代社会需要像鲁迅这样的人去改变中国人的思想。比如说,中国现在还有很多人认为共产党是个好东西,认为独裁体制是个好东西。那我现在做的首要目标,就是让大家意识到独裁体系它不是个好东西。但是问题是你不确定你自己是不是那个鲁迅,你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能力。

我一开始对自己在网上发言,能有别人看是没有什么太大希望的。我为什么还去发言呢?就是我大学舍友是个典型的小粉红。他总是在微信群里跟我分享那些什么“波士顿圆脸”的视频,分享一些亲中共的谣言。我就经常去驳斥他的谣言。

我就会去网上找数据啊,找论文什么的,一跟他辩都能一晚上辩四、五个小时。我当时就在想,我既然已经跟你花时间去聊四、五个小时了,那我为什么不把我整理出来的数据发在知乎上呢?

我当时为了嘲讽我的室友,他喜欢的人叫“波士顿圆脸”嘛,我自己就叫“多伦多方脸”,然后去知乎上发言了。我没想到我发言之后就火起来了。

但其实有点粉丝之后呢,就陷入了一个抉择的状态,因为你在三、四万粉丝的时候,其实是可以放弃的。如果你放弃了,你国内的生意还可以做,你该赚钱还可以赚钱,你还可以回国啊。

但是呢,我当时就考虑了一下,我觉得没有必要吧,既然已经走这条路了,那就去实现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吧!

解说:然而,就在“知乎”刚做得有些起色时,他的账号被封了。 “方脸”决定转战推特和油管。

讲一句非常现实的话,中国虽然说共产党执政有各种不公平,但是中国的人矿确实很便宜。你要真地想过更好的生活,你就应该是两头做生意,然后呢在加拿大舔舔共,做一些什么中共的狗腿子。既然当初没选择这条路,那就说明不是为了赚钱嘛。

其实我在跟我老婆商量说做“反贼”的时候,当时国内的生意就没有办法再从那边拿到钱了。包括我在这边的生意可能也没有办法继续经营的时候,我都已经跟我老婆说过了。我说,如果我们做这个,肯定那部分钱是要不回来了。这个事情当时也是做好准备的,她也是支持。

我老婆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很支持我,包括从我创业到我现在做的所有事情。我现在的工作,有一部分视频内容的校准也是我老婆在帮我做。

中国国安想收编我

解说:2022年底,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开始对他下手了。

他找我的时间呢,大概是在白纸革命爆发之后的一段时间。但是据他所述呢,他在白纸革命爆发之前就已经知道我的个人身份了。

刚被他们发现的时候,肯定也是有一定恐惧的。你可能做好了被杀头的准备,但真地到那天行刑的时候,你肯定也会恐慌嘛。而且中共的速度比我想象得要快。不过呢,大概就是恐惧两、三天吧就结束了。

从当初决定不回国之后就已经做好了这个风险的准备了。你看了别的国家的和平演变或者说和平革命是怎么样一个过程。你肯定也看了里面这些独裁者是怎么迫害这些抗议人士,怎么迫害这些反对独裁者的人的。那你肯定知道你要承担什么样的结果。

其实当时不只是我被找了,包括李老师啊、包括立党,我们都是一拨同时被找的,应该是中共突然就开始行动了。

李老师应该是现在他们最害怕的,或者说最讨厌的人吧。我之前经常就自黑:我只是个市级反贼,他是个正国级反贼。

他不仅是找了我的父母,还找了我朋友。他的意思就是每个月可以给我一个定期的活动经费,帮他们做宣传,就等于花钱雇我嘛。

他当时主要提了两点:第一个点就是不要提习近平;第二点就是希望我在关键时刻给他们做一些宣传。

不要提习近平嘛,比较简单。他的意思是正反都不要提,反正名字里不要出现习近平这个人。他说的关键时间点配合宣传呢,没有后续沟通,所以我也不太理解是怎么帮他们宣传,到底什么是关键节点帮他们宣传。

我能看出来这些国家工作人员,他们也被洗脑了。他们天真地以为我们这些人在海外之所以去反共,都是因为我们在海外拿钱。但其实我知道大多数反共的人都是没有拿钱的。大家都是出于一种公平、公正,或者说出于自己的良心去反共的。

但是这些国安人员他不这么想,从他们自己话里面就能看出来,他真地以为是我们拿钱了,就认为只要有钱就可以收买我们。

后来也有跟我直接沟通。 但是不打电话,因为他怕录音嘛。他私信找我聊天,我就是直接不回的。

他一开始给我提的条件是说给我钱,后来找我爸妈问了一下我之前的收入,他就不提给我钱的事情了。因为他给钱也很少,就一万多块钱。

之后他就开始怎么诱惑我呢?他就说,嗳,你只要帮我说话,你就可以回国了。那他这么说,当然意思就是我现在回不了国了,而且他跟我爸妈应该是讲过,我现在回国可能被判多久,他说至少是五年以上吧。

解说:“方脸”与中国的家人之间也产生了隔阂。

我父母就是个比较单纯的岁静吧,就是比较偏向中国的岁静。他们主要不理解的是,为啥我赚钱赚得好好的,然后就突然开始反共了。他觉得你反共了之后,你钱也不太好赚了,国家也回不了,你到底在图什么呢?

因为一开始混得还行,移民了,也算个家族之光了,也算年年的家庭聚会上父母说比较有出息的小孩了,结果一下就变成了家族之耻。他们经常挂在嘴上的话:我的想法太幼稚了,觉得你做这些有什么用呢?也不可能去推翻共产党或者怎么样。

其实父母这一辈呢,那种莫议国事的想法在他们的心中根植是很深的。他们认为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谈什么政治呢,这不是我们有资格去谈的东西。

当然了,我的岳父反应比较激烈。他是个很坚定的爱党人士。这件事情他知道之后就不和我老婆说话了,也不和我说话了。我们以前还会经常视频,现在直接就不理不联系了,估计是在赌气吧。

让“反贼”的声音成为社会的主流

解说: 防火长城内,“多伦多方脸”的名字和他的机器猫头像也被很多人冒用,成为反贼们识别同温层的符号,甚至有了“方脸党”的说法。不过眼下,不论是他的名字还是头像都成了中国审查部门的敏感词。

我之前自己搞着玩,在知乎上用别人账号注册一个什么多伦多马脸,多伦多傻X,好像都不太行。包括现在在B站(中国视频分享网站Bilibili)底下留言,除了在多伦多相关的那种介绍旅游啊,介绍大学之类的视频底下,你直接发“多伦多”三个字都会被隐藏掉。我说我一个人害了一个城被封啊!

看到墙内那么多“方脸党”呢,其实我是很支持大家这么做的。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一步,就是让大家在网上看到“反贼”的存在,要让“反贼”的声音成为社会的主流声音。

推特上经常有人嘲讽我,说我是“民主七步化”、 “七步理论”嘛。我大概的“七步理论”就是:首先,共产党肯定是不代表人民的。共产党跟人民的利益是有深刻的冲突的。你第一步就是要让这些人意识到,中共其实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阻碍,让中共要形成一个在国内人人喊打的状态。

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中国再有一些什么集体性事件啊,比如说之前的乌鲁木齐大火,包括齐齐哈尔塌方、李克强之死,大家就会出来通过自己的方式去表达不满。当这种表达不满的形式变得很多的时候,就会演变成和平抗议。

当和平抗议到来的时候,只要军队或者说党内有一些人,他不再站在独裁者一边,当整个社会意识到独裁它是个很有问题的政府、政体的时候,这个时候和平演变就能达成效果。

解说:“方脸”说,过去几年中,和“粉红”朋友们聊天时,他能明显感觉到对方身上的变化。

在18年、19年的时候,他们会认为共产党一切都是好的。但是现在呢,这些粉红他们其实内心也是开始松动的,伴随着经济出点问题呢,他们也会想可能现在有点不太行。

我觉得中国人的文化吧,是一个比较务实的文化。你谁给我好日子过,我就信谁。我认为让中国人接着觉醒的主要方式就是经济下行。只要大家日子过不下去了,中国人是一定会起来的。

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国人他没有把共产党和经济下行进行强挂钩。中国现在走到今天这一步,进入到中等收入陷阱。面对中国就两个选择:一个,要是你不完成民主化改革,你就到回到七、八千(美元)人均GDP,六、七千(美元)人均GDP的水平。 要不然呢,你就是要完成民主化改革,成为一个发达国家。

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抉择时间点。如果在这个节点干不掉共产党,十年之内干不了共产党,那可能对于中国来说就不是十年的问题了,它可能是一个30年、40年长期的一个悲惨的状态。如同当年慈禧她没有进行像日本那样的明治维新一样,两个国家命运就彻底改变了。

解说:2023年底,“方脸”的外公去世了。无法为老人送上最后一程,这是很多流亡异见人士无法弥补的遗憾。不过,他乐观地认为,有生之年一定会看到中国走向民主化。 他也一定会有机会重返故乡。

这点我是非常乐观的。我认为十年之内,中国就会民主化。网上老有人说我的“十年中国民主化”是在给大家画大饼,其实不是,我是真地自己对这个事情抱有很大的信心的。

当然了,这个可能跟大家认为的民主化有一定区别。我认为的民主化呢,并不一定说一步到位就到美国、台湾这种状态的民主化。可能是像韩国全斗焕下来之后进入卢泰愚状态的那种民主化。

比如说,我承诺要进行民主改革啊,我先进行选举。可能这个选举也不是很公平,但是起码呢,他可能允许其它党派开始存在了。这就是我定义的(民主化),起码开始走民主这一步了。

我觉得,十年回不去(中国)就回不去了呗,迟早有一天能回去的。再说,就算十年不行,我还熬不过习近平嘛?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