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4 2024年4月16日 星期二

原声带·疯狂老张: 一家老小偷渡美国 大中国容不下的小歌手


原声带·疯狂老张: 一家老小偷渡美国 大中国容不下的小歌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4:51 0:00

原声带·疯狂老张_ 大中国容不下的小歌手.mp4

解说:张弓,网名“疯狂老张”,来自中国的一名原创歌手。老张其实不老,1993年生人。2023年5月,刚满而立之年的他背着吉他,带着父母、妻子和年幼的女儿踏上偷渡美国的道路。

从我孩子上一年级吧,也就是大概这个时候,我有了想离开中国的这个念头。

我们生活在山东,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地拥护他们(共产党)的一个省啊。我女儿从上一年级就发现,老师会经常让她那么小的孩子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校长走在校园里,看到小朋友们就说:你哪一班的呀?来给我背一下这个价值观。你不会背,就扣你们班的分。我也是从事教育行业。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在这么一个环境下去成长。

厄运的开始

解说:在中国时,张弓创办了自己的吉他学校,事业蒸蒸日上。新冠疫情期间,他在网上发布了一首名叫《围》的原创歌曲。厄运从此开始。

当时写《围》的一个初衷,就是我走到大街上,所有的小区,所有的门都用铁皮给焊起来了,基本上没有一个小区不被焊起来的。上网看了看,整个中国基本都是这个状态,当时脑子里边就一直就一个“围”。

现在21世纪了,还会有一个这么庞大的一个国家,能把十几亿人全部都封闭起来。而且所有人都这么地听话,没有丝毫地反抗。对我来讲这就是彻底的失望。

我写《围》这首歌写得是最快的,我觉得这都不像是我写的。

围住了山,围住了水,围住了天空和太阳。

围住了牛,围住了羊,围住了收获与粮仓。

围住了城,围住了乡,围住了繁华和荒凉。

围的尽头有一把枪。

写完这第一段之后,后面自然而然全部都来了,一直到最后一个字都没有改过,我写这首歌也就十几分钟。

记者:围的尽头是一把枪是什么意思?

我想大家都应该明白吧。在中国,枪在谁手里,谁有权力拥有枪呢?至少你得是个党员吧。这就是围的尽头有一把枪。

后面还有一段,讲的已经不只是说铁皮围到的东西了。所有的思想都被他们围起来。所有你的这种想法,你的这种思想,你的这种追求自由的意识……

我这首歌前两段是“围的尽头是枪”,后两段是“旗”。旗是什么旗呢?就是那块红色的大旗嘛。

《围》这首歌当时微信视频号发上去7个小时,转发量就20多万。接着就没有了。此链接已失效,然后就打不开了。我就开始收到各种的私信,又是要杀我全家的,又是劝我去自首的,又是干嘛的。很多人开始恐吓我。当然也有非常非常多的评论是,老张太牛了,这首歌太喜欢了。

这个《围》火了之后,他们拿很大的垃圾桶把我的车给围住了,摆了两层,车在中间,好有工匠精神。每个垃圾桶都挺重的,我自己都把它一个一个拉开了,至少得有三、四十个垃圾桶吧。

解说: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

那天早上骑着摩托车正要去学校的时候,他们有人给我打电话。我本来以为他们是来学校报名学吉他的。然后他们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有四个人,还是三个人,我想不起来了。

他们说跟你了解点情况,跟我们回去配合一下,然后他们就把我带走了。到了他们那里,他就拿个A4纸,我估计至少得有7、80张吧,全是手机还有电脑的截屏,打印出来。

《围》那首歌当时在国内是7个小时就被封了,但是就是这7个小时里,有人把它录屏发到外网,推特、YouTube。因为在外边转发量比较高,他们就去找我。国保还是叫国安啊,下的指令,到省里面,省里面直接给咱们县打的电话。

我早上8点多到那儿的,出来的时候是下午2、3点。 把我的YouTube、推特还是翻墙软件都删除了。删除完之后,拍了很多照片,让我第二天早上再去签一个认罪认罚书。

我来自草根

解说:张弓来自中国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

我出生在河南许昌的一个小村子,我爸爸妈妈都是农民。我小的时候,我父亲和我妈妈两个人磨豆腐。早上我爸爸会骑自行车,去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卖豆腐。

后来我上小学,我妈妈就去南方鞋厂打工了。我爸爸买了辆摩托三轮车,跑着收废品,做了很多年。一直到06年的时候,他们就去了山东。那个时候我们附近有非常多的人去山东卖葱花油饼。我爸爸妈妈也去学着做生意了。

解说:他14岁辍学,离开老家,第一份工作是到山东滨州沾化县的工地上“搬砖”。

沾化县这个县城它是非常非常穷的,整个滨州市最穷的一个县城了,基本没有什么高楼的。我们在那里租的房子也都是土房子。但是我在的那个工地是一个沾化县的县府。非常非常的气派,有13层楼。

县府的正面,一个非常大的一个广场,把那里的房子全都推平了,做了一个广场,上面还有直升机的停机位。那个时候应该是07或者08年吧。我在那里负责做玻璃幕墙,在吊篮上高空作业。

解说:他也跟着父母卖过几年油饼。

一天也就能卖个七、八十块钱,赚个二、三十块钱。城管只要开着车一来,我们所有在路边推着三轮车卖肉夹馍的、卖里脊肉饼的、卖山东杂粮煎饼的就推着车跑。他们会抢东西。他装到车上之后拉走。你需要去他的城管大队去取。怎么取呢?一样东西5块钱,不给你开票的。我妈妈爸爸在卖油饼卖了十五、六年,一直都是这么一个状态,没有改变过。

悲苦打工人

我当时不想卖油饼,我都去工厂去上班了。我上了2、3天的班,没有拿到工资。我和老板干了一仗,就走了。其实我在中国干过十几份工作,没有一个给我发(工资),只有送申通快递的时候拿到工资,其它没有一个拿到工资。

现在中国的就业环境,我所了解到的,就说我老家河南,其实更多的还都是押一付一。你第一个月的工资是不可能发给你的。第一个月的工资是我要押起来,而且我不会给你任何的福利,保险什么的都没有。这就是最基层的打工人的一个现状。

我父亲21年的工资、22年的工资,在工地上干,到现在都没有发。前天晚上的时候,他还刚给国内他那老板打电话,2万多块钱到现在都没有发的。

去年中国过农历新年的时候,我不是回家了嘛。那个县政府的门口每天都六、七拨人,每一拨都好几百人,都是去要钱的,其中就有我的亲戚。他们就是在我们县城里边的一些工厂打工,基本上就三个月一发工资。说是押一个月其实一直押,有的押三个月,有的押半年。

解说:已故中国前总理李克强说,中国有六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张弓深以为然。

我觉得非常非常地相信这句话,而且我觉得可能真实的数字应该比这个还多。

创业时代

解说:张弓自嘲说,他从小是个坏孩子,经常逃课。中学时,他偷了外婆80块钱,买了人生中第一把吉他,从此开始苦练琴艺。卖油饼时,他认识了一位琴行的老板,开始靠教吉他谋生,后来创办了自己的艺术学校。

刚创业的时候其实也是挺困难,刚结完婚,生完孩子。我爸爸就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家里边一共连零带整一共有2万7000块钱。我们全家的积蓄啊。我爸就说,留1000块钱给我,你拿着这2万6000块钱。

解说:张弓是幸运的。学校成功了,规模越做越大,教过的学生有上千名。

从15年到20年有五年时间,我换了五个地方,一次比一次大,最多的时候我有两家学校。当然你想在中国开一所学校的话,特别是注册完民办教育之后,他是有非常多的条条框框的。每一周都要交很多很多的资料。

他们还要求你必须成立党支部,每个月要开一次党代会,哪有党员?我雇的员工都没有党员,你开什么党员会?那不行。你的屋里边必须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一套东西全部都贴上,少一样就不行,但是我的学校从来没有贴过。

他们不想让你过好

解说:经营学校期间,张弓认识了一位大哥,一个反贼的政治启蒙由此开始。

他对我很好,50多岁。他会和我讲很多关于中国政治、包括中国历史。首先第一个就是六四。在这之前,我只是觉得不公平。我只是觉得具体到他们每一个执法人员上,或者是具体到什么县长、县委书记,再往上就没有那个意识,太遥远了。

(我认为)上面的政策一定是为我们好的,上面一定是为我们着想,让我们老百姓都能过得非常非常好。但是从15年往后,我自己去了解、去分析、去想为什么是这样的状态。

我发现,他们其实不能让你过得好,他们绝对不会让你过得好。因为你过得好了之后,你的思想就会去想一些别的东西。如果每一个人每天都非常劳累,我得吃完上顿想着下顿,那我整天眼睛就盯着钱。我就要赚钱的,我要养活一家人的。

如果说一家人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我生病了医院都免费给我看了,我孩子教育不用管,送到学校,想学啥都能学,他就会想我应该追求精神层面的这种满足了。当所有人都去追求精神层面的时候呢,他就会反思很多东西。

出走

解说:张弓决定,他必须离开中国,而且是一家五口一起离开。

我出来之后肯定会发表一些观点,还有我的一些音乐作品。这样的话,我爸爸妈妈在家里边肯定会受到影响的。他们(警察)绝对会找我的爸爸妈妈的。所以我就不想把他们留在中国。那么能满足我这么一个条件——我们一家五口人,我爸爸妈妈、我的爱人还有我的孩子能一起来美国,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偷渡。

解说:披星戴月,日夜兼程,2023年6月,在经历了困苦、恐惧和绝望后,张弓一家五口抵达美国。他说,用一个月的艰辛,换来余生的自由和幸福,值得。

这个决定绝对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一个决定,而且是我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不光是对我,对我的孩子,甚至对我孩子的孩子,这都是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你们为何恐惧?

解说:来到美国后,张弓发表了很多首在中国时不敢公开发表的歌曲。

写《七级浮屠》的时候写到“这片土地从不缺少勇敢的人”,当时我都是流着泪,哭着写的。有太多太多的这种像新疆大火、孩子莫名死亡……把这些东西都唱进去。不管是什么白纸运动啊,彭载舟啊,包括再早之前的雨伞(运动),这片土地一直都是有勇敢的人存在的。

解说:《七级浮屠》发布后,中国安全部门的越洋威胁随之而至。

我来美国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他们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发了一首歌叫《七级浮屠》啊?那首歌你写的不行啊,你要是不删后果很严重的。我说有多严重啊?他说你要是不删,直接是刑事案件。

那个人很有意思,他说你那里面还写了一句“二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笑)我当时觉得这个人应该也是很了解这些情况,只不过是工作需要,他才给我打的这个电话。我拒绝了。我说不可能删的,我不会删的,然后电话就挂了。

第二天把我老婆的社交账号,什么哔哩哔哩、抖音啊、小红书啊、微信啊,所有东西全封了。我的(账号)是到第二天,所有东西全封了。到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国内搜张弓也都搜不出来。

解说:张弓问:“我只想唱我自己的歌。你们为何如此恐惧?”

我想把我所经历的、我见到的、我听说的这种悲惨的东西,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一次一次打破我认知的这些东西记录下来。

如果有一天,中国的网络防火墙全部都没有了。如果到这一天的话,他们现在的这种执政党、当局会不会也就没有了呢?

如果有这么一天的时候呢,大家会不会还能记得这些歌呢?

评论区

XS
SM
MD
LG